鞍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汽车

三大运营商明确SDN价值需求现网引入路线

来源: 作者: 2019-05-09 15:51:41

云计算的规模落地需要可靠的、高性能的、横向扩展的络来支撑,但传统的络架构存在缺乏弹性、管理复杂、成本效率低下等诸多问题,如何对业务实现快速响应成为下一代络建设必须要面对的挑战。

为此,当前络设备正在从“软硬件一体化”向“软件和硬件分离”的状态演变,其中SDN(软件定义络)已经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SDN控制平面与转发平面分离的理念也为未来络的发展提供了全新的思路。

那么,SDN究竟是对现的合理改造还是络架构的一场革命呢?在昨日举行的“2013全球SDN与开放络高峰会议”上,CNGI专家委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指出,有人将SDN看作是未来络的主要支柱,但SDN能否担当这样的重任还有待检验。不过,既然SDN的实现可以在与现有IP不同的体制上运行,也可以在现有IP体制下实施,也就是说SDN可以在现有络上实现,因此既然SDN有用,现在就需要开发在现有络体制下应用SDN的方法。

颠覆现有络架构:SDN挑战仍然巨大

SDN可以看作是一个新的络模型或络架构概念。我们知道,传统的络架构存在一个无法跨越的软肋——可控性,而SDN的理念就是将络设备的控制层面和转发层面进行分离,路由器等络硬件设备只保留转发层面,控制层面的掌控权则交给企业自身,从而实现“软硬件分离”,这种理念完全颠覆了现有的络架构。

SDN的目标是通过软硬件解耦隔离,实现络虚拟化、IT化以及软件化,非常符合IT低成本、多样化大趋势,即硬件负责性能,软件负责功能。而在过去的一年中,SDN从实验室走向市场的步伐开始持续提速,约二十家相关厂商被收购,交易金额近百亿美元,涉及SDN项目的风险投资公司从数量上及资本上都达到了新高。

虽然SDN的发展速度惊人,但SDN自身还是面临着诸多挑战。邬贺铨指出,首先,SDN究竟是无连接的还是面向连接的?他指出,传统的电信工作是面向连接的,有很强的信令功能,控制面与数据面是分离的,有集中的控制面,另外还有管理面;而互联工作是处于无连接模式的,传统的互联控制与数据面是合一的,很难把这两者分开;而MPLS是面向连接的,试图把这两者结合起来,有一个相对独立的控制面,当然也没有完全把控制面与数据面分离。

其次,究竟控制SDN的是控制面还是管理面?邬贺铨认为,要实现物理与逻辑分离、转发与控制分离,也可以不用信令,只需要使用管系统,即发挥管理面的功能,在传送使用的ASON就基于此原理;不过,用管理面操作难以做到实时,而用信令控制有可能做到实时,但传统电信的信令是控制话音,而且只是在连接建立和拆除时才发挥作用。

“因此互联上如果引入信令,在无连接情况下该信令只能针对每个包操作,这样信令的工作量就会很大。”邬贺铨进一步指出,例如普通话音情况下,个话音比特才需要1个信令比特,而的数据比特与信令比特几乎是1:1,也就是如果对互联的逐个包做信令控制,其信令的量非常巨大。

再次,SDN究竟是大还是小?邬贺铨表示,SDN起步于IDC,用在大上SDN立足于全局优化,路由器只是简单的执行转发功能,但络的计算量大、信令复杂,有可能不收敛,这样可能还会引起络震荡。

“同时,SDN强调控制面集中,究竟是全集中还是分为几个控制域?此外,核心主要是转发和传送功能,与业务关联不大,采用SDN优势可能并不突出;另外,有线的接入往往是用户专用的,采用SDN意义不大;还有,因管理原因,跨运营商的SDN很难实现。这些都是摆在SDN面前的一个个挑战”邬贺铨说。

运营商对SDN已有明确需求

总之,在无连接的互联上,引入SDN对互联会带来很多新问题,其效果如何还有待检验。邬贺铨认为,有人将SDN看作是未来络的主要支柱,但SDN能否担当这样的重任还有待检验。

“不过,既然SDN的实现可以在与现有IP不同的体制上运行,也可以在现有IP体制下实施,也就是说SDN可以在现有络上实现,因此既然SDN有用,现在就需要开发在现有络体制下应用SDN的方法。”邬贺铨表示,实际上,在CCSA的标准研究项目中已经部署了有关SDN的研究,在CNGI的试验项目中也开展了有关络智能控制的研究。

与此同时,运营商对于SDN的兴趣也愈加浓厚。在中国移动研究院络所所长段晓东看来,运营商对SDN技术的关注和需求主要包括三个方面:是低成本的运营;第二是高效的运营;第三是灵活的业务提供seo优化推广
,这三个方面驱动运营商对SDN技术有了明确的需求。

“比较适合于引入SDN的场景包括我们的移动GGSN,目前也提出了一个控制功能软件化;第二是数据中心;第三是传送;第四是接入。”与此同时,段晓东对SDN的发展提出了四点建议:,应用是关键,业界目前比较重视控制层,但APP的调度是难的,包括虚拟调度等都是发展的方向;第二,标准化推动;第三,希望设备早日成熟,从芯片等关键环节做起;第四,希望做应用类的拓展。

中国电信云计算中心主任、北京研究院总工程师赵慧玲表示,现在实现SDN的方案包括专用的接口、开放的一些协议等等。而从SDN对产业链各方的影响来看,IT厂商可能会进入到电信设备厂商的市场,传统的电信设备厂商也会借用SDN这个概念来提升产品竞争能力,传统的设备厂家也要具备将来能做控制层或IT层面的能力;而运营商将来的络可能会面临软件化的挑战,同时互联的业务提供商会热衷于支持SDN的使用,而互联的这种业务用软件化的方式可能会加剧管道化。

据赵慧玲介绍,在ITU中,中国电信也积极的推进智能管道标准化的工作,中国电信提出了智能管道这样一个体系架构的标准,并在近一次会议上已经立项成功了,我们希望在做络智能性的同时也可以利用一些SDN的技术来完成相关的功能。

中国联通络技术研究院首席专家唐雄燕则认为,SDN对构建我们未来的络非常有价值,从构建未来的宽带络来说,SDN理论上可以在各个层面得到应用,包括接入层面、移动回传、用户面都可以是基于SDN的络,其中数据中心络以及数据中心之间的联可能是SDN一个重要的切入点。

相关推荐